開源工具幫助孩童開發數位創造力

Total votes: 414

原文連結:Open source tools help kids discover digital creativity

Youth Digital搬進藏在北卡羅萊納州教堂山的新家了,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大步。最初他們的克難辦公室只比衣櫥大一點點,而創始人兼經理Justin Richards只是個拿著筆電、四處教網頁及圖像設計的家教。如今,他們的豪華辦公室內配備有齊全的會議室、錄音室,甚至還有專屬3D印表機。

不用開源軟體教孩子圖像設計和程設Michael Harrison可是非常昂貴的,然而這並不是李察斯和他的團隊使用開源工具的唯一理由,重要的是,他們可以為學生客製化軟體封包、或是有機會改善軟體。而且,無論你是坐在教堂山的教室裡,或是在世界的另一端參與Youth Digital的線上課程,每個人都可以使用這些資源。

李察斯聊了課程裡的開源方式、他們團隊的艱辛開始,以及他們如何幫助全世界的孩子學習技術、使他們將來更有競爭力。

Q&A: Interview

(以下為訪談內容)

讓我們從頭說起吧。是什麼讓你投入技術與設計的?

大概就是《玩具總動員》吧。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玩具總動員》剛推出,那簡直棒呆了。我爸是個電腦工程師,因此除了藝術之外我也熱愛電腦。我看見用3D動畫玩具說故事,背後的潛力是多麼驚人。我想學怎麼做,然而當時唯一能找到的就只有Youtube上的Flash動畫教學影片。於是我試著學了一些ActionScript,但是完全不喜歡。那根本就不像皮克斯動畫嘛。

我又研究了遊戲設計,依然找不到什麼東西。最後我著手進行網頁設計,這才發現了充滿CSS和HTML的新大陸。我狂掃YouTube和討論會,然後花了好幾個小時從無到有架設網頁,雖然一路上跌跌撞撞,但那是很棒的學習經驗。

之後我在大學修了文化倫理。起善心、行善本是樁美事,但往往因為所謂的「善」,使得被幫助的一方反而受到負面影響,尤其是在跨文化的狀況下。要怎麼幫助人而不會誤傷他們?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得更好。

Youth Digital founder Justin Richards

就學時我兼差做圖像與網頁設計。除此之外還有一份工作,教內城區的孩子科技,那是由聖路易斯社區發起的計畫,希望藉此讓處境為難的孩童上高中前能對科技產生興趣。(譯註:美國的內城區是較舊、人口多且通常較貧窮的市中心,也就是貧民區)這項工作讓我對救助貧童及科技教育的兩項熱忱得以同時實現。

那你又是為什麼會投入開源呢?

我爸在羅馬尼亞的孤兒院幫忙架設電腦。從我九歲開始的十四個夏天,我們都會把別人捐贈的、好幾年的舊電腦搬到羅馬尼亞,所以那時候我們就使用很多種開源的玩意了,比如說Linux和OpenOffice。這些小孩一滿十八歲就會被踢出孤兒院,為了讓他們有謀生能力,我們想出的辦法就是提供課程讓那些孩子們學習使用電腦。

是什麼促成你當老師?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特別期望當老師,不過我熱愛教導網頁設計。在聖路易斯的時候,我們拿到一大疊闕漏的手寫文本,然後要根據這堆紙去教一套三十八年前的網 頁設計,這簡直莫名其妙。所以我很快地寫了一個網站,然後用自己編的課綱取代。於是在課程的第一天,孩子們就可以建出自己的網頁首頁,並且在最後一天發布 網站。之後這個概念也成為我們所有課程的核心:第一節課便實際操作,最後一節課發表成果。這也能讓他們體會現實中的專案是如何完成。

在你的課程中,孩子們會用到哪些工具?

在不造成經濟負擔的前提下,我們希望能給予孩子們專業可靠的就業能力,依專業規格打造的開源工具因此受到我們的青睞,比如Gimp、Inkscape、Eclipse、Blender等等。就拿Blender來說吧,像這樣的產品一般都要約3500美元。雖然有些會提供教材折扣,但是我們這裡的孩子絕大多數都沒有憑證能換取免費的Autodesk。所以我們愛用Blender,不僅是因為我們可以自訂適合孩子的界面,更重要的是它能反映其他業界使用的軟體。比方說,如果你學了Inkscape的畫筆工具,你就等於學會了Illustrator或其他任何一個向量繪圖軟體的畫筆工具。

總而言之,與其教孩子們怎麼使用特定幾種軟體,我們寧願把重心放在設計與發展的基礎上。你之後可能會在不同的地方、為不同的人設計軟體或遊戲,使用的工 具和語言也可能會因此有所差異,甚至可能每年都不一樣,唯有製作過程是不會改變的。因此我們課程的出發點就是告訴你:「你在做什麼?」和「為什麼要這麼 做?」

開源工具的另一個優點就是可以自己建立安裝精靈。如果我們用的是Adobe,那就免不了一堆麻煩的步驟:申請一個帳戶、核對這個、執行那個……。相對地,開源工具就簡單快速地多了,馬上就可以開始工作。

如果開源工具對你來說不合用,你可以加以改善。這也在你的工作範疇內嗎?

事實上,我昨天晚上才在調整Inkscape,它處理圖形的方式和我們的課程期望有落差,所以我們正加一些東西進去。不過嘛,我們也改了很多使用者介面(UI)就是了。雖然我們自己的版本做了很多擴充,但是使用上就和原版一樣易如反掌。比如說Blender,在我們的動畫教程中提供一些位置來存正確解答,這些位置也可以用來下載一些額外的模組,孩子們只要下載這些位置封包,按一按滑鼠,就能把模組裝進Blender。我們做的大部分延伸都像這樣,用意在於提供孩子像樣又友善的函數庫。我們不希望課程一開始時,他們面對的是兩個單調的立方體。

如果你能有超棒的角色和一大堆酷炫的背景元素,使用者就能立刻做出一些漂亮的作品,並從中獲得樂趣。這就是我們鍾愛開源軟體的理由──我們可以走出自己的路,甚至將它回饋給原計畫。有些功能是只為了特定對象才做出來的,它們就不會接受,但是絕大多數的想法都會被採納。

你的教育核心主義是?

分解設計與研發的流程。以應用程式設計來說,你要先處理UI,接著架設後台,經過beta測試(產品上市前的試用)及用戶測試之後才能發表。我曾經跟孩子們開玩笑說:「或許在一百年內,人類就能做出會寫程式的機器人,但我們還是要概念化、除錯、設計、研發這些機器人。這是亙古不變的事實。」

Youth Digital是一個營利企業。是否有什麼理由讓你決定不把它設為非營利組織?

起初我只打算教書教到足夠讓我在杜克讀研究所。最一開始我們也掙扎過,到底該不該以非營利組織的形式經營下去。那時我已經在聖路易當志工教書兩年了。總 的來說,我的想法是:藉由我們的課程,來鞏固現存非營利組織的社會關係,因此一直到我搬去達拉謨之前,我就先趕到這裡來和非營利機構、學校和家長會晤了。

基於種種理由,雖然學校和非營利機構都表示有興趣,但之後卻一直沒有聯絡我;相對地,家長們卻早在我搬來這裡之前,就在我們的各個據點報名了,都是託了 他們的福,我們才能有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他們。尋求外部教育資源的家長越來越多,但是學校卻沒能回應這股趨勢,也沒有提供真正能激發孩童學習熱忱的教材, 所以家長轉而選擇我們。現在我們也和一些當地的非營利機構合作,讓他們的學生來上我們的課。

總之,選擇營利可以說是歷史因素吧,我猜。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理念因素:作為營利組織,我們必須要有優質的產品,否則不會有人買,而這個壓力也使我們 更專注於改良產品。因此我們認為,在營利模式下運作,能促使我們為學生做到更好。我希望參與我們課程的任何一個學生都能有最棒的收穫,不論社經背景──就 像我在教聖路易斯的孩子們時,希望能給他們最好的一樣。

我們的經費大多用在兩部分:新課程研發和支援。我們的營運模式讓我們得以研發世界級的課程,以及很快地創造出符合尖端科技的新課程(比如說3D列印)。 另一方面,可靠的技術支援對學生與家長而言更是重要。這些學生的年齡層大概在八歲左右,學習新科技時卡在技術問題對他們來說可是嚴重挫折,而在大量網頁、 視頻、部落格中查資料不僅費時,更讓他們有可能被網路的潛在問題所影響。我們的支援團隊能確保孩子在安全的學習環境下,讓他們可以放心的專注於眼前的課 程。

Youth Digital的未來展望是?

最讓我期待的就是我們的Enterprise計畫──橫跨學校、營隊或是課後輔導都,每個領域都能提供我們的課程。這個計畫已經經過測點,正在做最終確定。不過一旦要做,我想它很適合做為一個非營利計畫。這將會讓我們的學生有機會透過Minecraft學習Java、設計他們自己的應用程式、創造他們自己的3D動畫,甚至更多。

原作者: 
Michael Harrison
翻譯者: 
曾敬珊
授權標示: 

本篇文章出處為 Opensource.com,翻譯改作後同樣以 CC BY-SA 4.0 授權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