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源政策條款顯示其對於學生個資隱私權的重視

Total votes: 303

原文連結:Open source policies show commitment to student data privacy

有關學生個資隱私及安全的議題持續的炒熱中,對於教育領域科技公司來說,要展示其對於學生資料保護的實際措施,是一件蠻困難的事情。一家新公司Clever最近將其隱私權政策開源化,放至GitHub(共享虛擬主機服務)上讓所有人查看,展現其達成公開透明的努力。

Clever公司將其隱私權政策公開到GitHub的作法,實際上是在與一位致力於教育科技隱私權維護者--比爾·菲茨杰拉德(Bill Fitzgerald)--交流後促成的想法。菲茨杰拉德在他的部落格(FunnyMonkey)上指出不少教育科技公司的政策過於模糊,有所缺失。

菲茨杰拉德說到:「當美國教師聯盟宣布Share My Lesson網站(分享我的課程,免費教學資源網站)將與Clever公司整合時,我提出了一些疑問:整合這件事對於老師們及他們的這些資料有什麼樣的意義?畢竟這些資訊被分享到了另個平台。」

菲茨杰拉德提出的疑問讓這家新成立的公司了解到,他們需要將這些政策表達的更加清楚。

Clever的聯合創始人丹·卡羅爾(Dan Carroll)表示:「這類隱私權政策本來即有很標準的一套形式,但我們希望可以把標準提高。」

隱私權政策的開源化促使Clever的團隊將當中的一些細項做了修正。修改後的版本被菲茨杰拉德視為一次相當重要的改進,此版本對於公司被合併或收購後,通知校方學生資料移轉之事項,有了更深入的規範。

卡羅爾說道:「如果Clever被其他公司併走的話,我們仍然不希望我們的資料從Clever原有的服務中抽離。」

「隱私權政策最重要的一項原則就是公開透明,公開透明的政策才能清楚的表達你的意圖及使用方式。」卡羅爾繼續說:「你當然可以說你未來會逐漸透明化,但若你決定將隱私權政策開源化,就可以迫使你自己朝向這個公開透明的目標。」

菲茨杰拉德同意道:「能夠瀏覽過去政策修改的註解及歷史記錄,使得這些政策更加透明化,這是以前不曾出現過的作法。」
卡羅爾希望這項改變可以鼓勵更多的教育者及家長關心這些隱私權政策。

「以前如果你對這些條文不滿意,你可以在我們的部落格或推特(Twitter,社交網站)貼文,但那些東西只是一些瑣碎的討論。」他說道:「而現在有了一個公開的論壇,我們可以在論壇上收到許多的回饋意見,並直接在上面進行回覆及討論。」

對卡羅爾來說,開源化的政策改變了大家參與學生資料隱私保護的方式。

「大家總是在出現問題後,才開始關心隱私權相關的議題。」卡羅爾提到:「現在有了個友善的空間可以在上面討論留言,我們希望所有人可以主動地關心這件事。」

卡羅爾同時也希望Clever將隱私權政策公開至GitHub的作法,能夠促使其他公司跟進,從彼此的條款中學習如何清楚地呈現公司對於隱私權的規定。

「把這些東西開源化的作法,其實只是將這個已經存在很久的概念--互相分享、模仿,並在彼此的基礎上開發--真正實現而已」他說道:「對一間即將要成立的教育科技公司,我們相當鼓勵他們能夠以Clever的隱私權政策為基礎建立他們自己的條款。盡量模仿我們的條款沒關係,只要確實依照這些政策做事情就可以了。」

事實上,數家公司已經開始動作,將各自的隱私權政策逐步公開。在某次推特上的關於--隱私權條款應更加清楚--一些討論後,LearnSprout(提供分析學生學習資料服務的公司)也將他們的隱私權政策上傳到GitHub上。Kickboard(提供教育軟體服務的公司)則是在他們的網站上列出其條款更動的通知。

不過,卡羅爾亦提醒:開源條款並非是保護學生資料隱私的萬能藥。

「僅僅將這些條款開源化是沒辦法解決問題,我們還得要修正這些條款,修正我們處理資料的方式。」他解釋到:「但開源化還是有其好處:可以讓這些政策存在的問題被大家看見。」

卡羅爾和菲茨杰拉德都相當鼓勵各個公司,無論是否為教育科技領域的,花時間將處理客戶資料方式透明化。那實際上,開源化的過程大概需要多少時間呢?
「半小時就可以完成了。」菲茨杰拉德說到:「這包括做個三明治的時間!」

此文章自edSurge.com授權轉貼

原作者: 
Charley Locke
翻譯者: 
蘇浩禎
授權標示: 

本篇文章出處為 Opensource.com,翻譯改作後同樣以 CC BY-SA 4.0 授權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