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資訊教育,你我可以做些什麼?

Total votes: 452

原文連結:What can we do to improve computer education?

以資訊教育者為主軸的2015年「資訊教育技術研討會」(SIGCSE),於今年3月4日至7日,在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揭開序幕。

此研討會主要在討論及處理資訊教育者們常有的問題,包含電腦程式或課程的開發、實作以及評估。同時,這場會議也提供了分享各教育層級之教學大綱、實驗及素材的平台。

去年的研討會,可汗學院(Khan Academy, 非營利教育機構)的電腦課程工程師--帕梅拉·福克斯(Pamela Fox)是「資訊教育的破壞式創新」的其中一位講者。我在會後與他碰面,詢問他對於將如何開源觀念放入教學的想法,以及資訊教育的未來發展。

以下是部分的談話紀錄:

可以聊聊你的家庭背景嗎?

我在洛杉磯(Los Angeles)出生,在紐約(New York)北部長大。我父親是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的資訊科學系教授,而我母親是研究火箭領域的程式設計師。父親最近在做巨量資料(big data)的線上開放課程(MOOC),我們兩個對資訊教育都相當感興趣。

那你現在做什麼呢?

我現在住在加州(California)舊金山(San Francisco),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可汗學院工作。很快地,我又從紐約回到了西岸,在洛杉磯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畢業後,我加入谷歌(Google)工作。之後去了澳洲(Australia),三年前回來舊金山灣區(Bay Area)。那時,我在谷歌的開發者關係(Developer Relations)團隊,負責地圖應用程式介面(Google Maps API)的開發。其實,我現在就是在開發開源地圖的應用程式介面。

我在七年級時開始接觸學習HTML語言(超文件標示語言,一種撰寫網頁的語言)。一年內,我做了個HTML的教學網站,叫"htmlforkids"(小朋友學HTML)之類的(雖然我那時也是小朋友),這大概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做教育相關的東西。這之後,我還擔任過電腦營的顧問,也曾在大學時,弄了個研究3D圖形程式的工作室,我從此時開始參與「計算機圖學技術研討會」(SIGGRAPH)。現在呢,我透過可汗學院網站裡的資源提升自己的數學能力。

你為什麼想做開源軟體的教育呢?

我很喜歡教別人的感覺,而且思考教學方式過程的過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像是有時候,在讀我新開的網路課程裡的討論區,我常會驚呼:「我都忘了以前不懂這個東西時的感覺!」而且啊,我對人類的行為很感興趣,我經常研究相關的書籍。事實上,教育這件事,有很大一部分牽涉到人類行為學,我在上課其實同時也在學習。

我基本上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開源愛好者,這也是我待在可汗學院的其中一個原因,我在這裡做與開源相關的工作。身為一個網路開發者,我覺得我不應該浪費時間做別人做過的事。我常講:「有沒有搞錯?我得要解決這個麻煩事?難道沒有人已經處理過了嗎?」事實上,當然有,只是沒有人把這些東西分享出來,這些東西應該要弄成開源的形式給大家使用。然而有些人會說:「分享出來,我們就要沒工作啦!」我不覺得是這樣。我有一個也是在做開源計畫的朋友,他試過許多賺錢的方式,像是發行企業版本或是提供支援服務。我一直以來對用程式碼賺錢的方式頗有興趣,這部分的問題還有很多的討論空間。

我個人認為我們應該鼓勵大家分享,小孩子太習慣使用「作弊」這個字了。有人用了你的程式碼,小朋友就會認為那是種作弊行為。因此我們得告訴他們:「這是開源的程式啦!他有採用MIT授權條款喔!(MIT Licensed)」

我們需要教導他們分享、開源的觀念,這想法常與他們在學校裡遇見的許多事違背,因此要特別花時間及精力處理。十分遺憾地,這次研討會沒有程式語言教學團隊的代表參與,我知道他們試著找出在12週內使一個人有能力做軟體工作的方式。事實上,我認為我也可以算是這個領域的代表,我雖是個工程師,同時也是個教育者,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那你覺得我們能做些什麼改善資訊教育?

程式語言教學團隊的成員學習歷程都不太一樣,有的甚至在大學的表現不是很好。不過也因為這樣,他們可以藉由以往在大學裡,不論是好的或是壞的經驗,理出一套符合業界需求的教學方法。他們對於職業取向的資訊教育頗有研究,他們應該來研討會分享才是。其實還有很多類似的計畫,像是Girl Develop It、Woman Who Code,也在做這些事。我並不只投入與女性相關的活動,我也有參與以程式新手為主的各式活動及計畫,像是參與者為女性或新手的程式設計馬拉松(駭客松 Hackathon)。事實上,現在多數的新手是女性,所以如果我們為這些對程式仍有一絲恐懼的新手解決困難,我們同時也解決了女性參與者們的困擾,當然也包含將男性新手們的問題。然而,因為現在多數的程式設計者仍為男性,我們得特別宣傳「女性當然可以寫程式」的概念。不過,這種現象正在逐漸地改善,也許某天就不必再擔心這種問題,但在那之前,我們依然要鼓吹這個想法。

我很好奇我們要如何讓下個世代準備好面臨資訊安全和隱私的問題。我非常喜歡像是科利·多克托羅寫的「小老弟」(Little Brother)這類青少年小說(YA book),裡頭的內容可以使得讀者,尤其是這些青少年,開始思考這項議題。我很想找到一個好方法介紹資安、隱私等這些議題,並讓他們知道這跟他們息息相關。如果有人有任何想法的話,請務必告訴我

原作者: 
Remy DeCausemaker
翻譯者: 
蘇浩禎
授權標示: 

本篇文章出處為 Opensource.com,翻譯改作後同樣以 CC BY-SA 4.0 授權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