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數位化介入藥學

Total votes: 316

原文連結:Digital disruption in pharmacology

    想像你可以服用上頭安裝了微小晶片的處方藥丸,在服下的同時,這個晶片會在你的身體裡傳送無線訊號。不只是服用資訊,它也傳達你當時的心搏速率、呼吸速率、體溫,甚至是身體的角度和睡眠狀態。而你可以寄送這些資訊到你想要的地方:你的電腦、你的醫生的辦公室、你孩子的手機。聽起來像是一部科幻片對吧?

    錯了!你可以不必想像這顆神奇的小藥丸,Proteus Biomedical 在一年前創造出這種智慧藥丸。

    位於加州紅木城的公司 Proteus Biomedical 的董事兼總經理 Andrew Thompson 說:「這個平台可以作為擴大藥物產品實際定義的一種方法,而我們將要做的是利用行動網路結合藥物和資訊、教育,以及動機。」

    這只是一個製藥產業如何快速改頭換面的例子。一份 Ernst 和 Young 最近的報告指出,大藥廠必須從以產品為中心的商業模型轉向以顧客為中心以維持其適當性。這份報告強調了最近的趨勢如健康改革、健康資訊理論以及逐漸升高的消費者力量如何促使非傳統公司投入製藥領域。

    這份報告還提出製藥產業必須開始和一些傳統上不涉及衛生保健的公司以及新興產業合作藉以傳達符合成本效率的健康結果,像是資訊科技、電信學和行動電腦。

    如果在久遠的過去藥廠是以能風靡一時的藥物為發展重心,而第二代藥廠將注意力集中在市場通路,那麼新的第三代藥廠就是健康成果的時代了。

    這是個當實際成效如病人生活品質的提升成為藥物或療法是否成功的指標的時刻。我們預期這將會是製藥產業真正專注於參與病患的時候。

    當這個以創新驅動的產業一直在尋找新的增長領域時,資訊科技可能不會立即浮現在腦海中。部落格 Dose of Digital 的作者 Jonathan Richman 是個公認的前製藥廠員工,他現在做的事是向願意聆聽的藥廠和衛生保健公司鼓吹數位化。Richman 在 “西南偏南”(SXSW)這個大會中說道:「在未來,能夠預防、治療,最終治癒疾病的將會是數位科技,而不是最新的、還沒被發現(或者也許永遠也不會被發現)的那種會大流行的藥物。」

    ABI 的研究證實了 Richman 在最新報告中的主張,他預期衛生保健行動數據服務的產值在2014年底會成長至77億。

    所以大藥廠距離這條新道路還有多遙遠呢?或許目前已經不遠了。根據一項 Cegedim 的調查,大多數的龍頭藥廠目前花費少於5%的市場營銷預算來發展社會媒體的初步行動。雖然這些數字看起來很低,不過大家似乎仍同意可以直接幫助病人處理他們狀況的數位化概念具有很大的潛力。我們都想要健康,或者至少變得更健康一些。所以或許如 Richman 所說,我們的電腦將會是下一個神奇藥物。

 

原作者: 
Lori Mehen
翻譯者: 
王辰榲
授權標示: 

本篇文章出處為 Opensource.com,翻譯改作後同樣以 CC BY-SA 4.0 授權發布。